社会文化

社会文化
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文化 >

湖北黄梅人梅白毛主席风趣地称为“半字之师”


发布日期:2022-01-09 12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刘佐乡梅花屋村,前有汹湧澎湃的万里长江,后有烟波浩渺的千里源湖。大江大湖相伴,水乡风光特色,当属风水宝地。明代,梅白一族迁梅先祖梅受九慧眼独具,他相中了这块宜居宝地,遂由江西建昌北迁至此,不久发迹,其后昆梅树藻成为当地富豪。于是,梅树藻在此大建豪宅,一溜十间,一进三重,清一色的青砖布瓦、防水列架。这片房屋的雄起,轰动四里八乡,标志着刘佐梅氏的腾达。在房屋装修时,梅树藻又令画工于外墙上遍画花鸟走兽虫鱼、历史人物故事等。白墙壁,黑漆画,格外耀眼,远远望去,是为花墙,故称其为梅花屋。

  梅白,1922年生,学名国定,号明正。梅花屋富有的日子代代相传,至梅白这一代时仍无衰退迹象,因而聪敏过人的梅白不仅从名师读了私塾,还上了国办新学,并于1936年在外求学期间接受了马列主义教育,同年参加革命,1938年加入中国,投入到滚滚的抗日洪流之中。梅白历任过中共黄宿县委秘书、中共黄梅县委秘书长、黄冈文联主席、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室主任、省委副秘书长、中共荆门县委等职。梅白是其参加革命后改的名字,因长期从事文字宣传和文秘等工作,所以起了沈沉、一丁、前廴等多个笔名。1944年开始发表作品。著有杂文集《什么思想在作怪》《大江东去》《百炼成钢》《公与私》(合作),电影文学剧本《土地》(合作)等。

  梅白参加革命比较早,且意志坚定,舍小家为大家,那是没得说的;梅白才思敏捷,文笔犀利,写出大量影响广泛的文章,乃湖北大才子,也是毫无疑义的。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,梅白在黄梅在湖北名气极大,“梅白蔡琼邹一清”革命团队,黄梅家喻户晓,但以后梅白之名被彻底抹去便令人费解。

  细细梳理梅白档案才发现,梅白在黄梅党史和地方革命史中渐进消失大体与以下几件事有关。

  其一:关于梅白叛变革命的问题。1959年武汉大学历史系师生来黄梅调查黄梅革命史,一梁姓学生于伪政府遗留下的档案中,发现有“梅白自新”文案,返校后即将此案汇报给了省委。此时梅白担任省委副秘书长,正走红。然而不久梅白便被降级奉调到荆门县担任县委。后查明此叛徒为同名同姓的黄梅蔡山之梅白,非刘佐之梅白,而水落石出之日,刘佐梅白已为蔡山梅白背了黑锅。从省委副秘书长正厅级到县委书记正处级,梅白无怨无悔地接受了。黄梅人坚信梅白历史清白,打死也不相信梅白变节。1943年下半年,党组织通知潜伏多年的梅白结束地下工作,到黄宿边参与对敌公开斗争,他立马关闭掩护身份的私塾学堂,毅然带走两个妹妹一起投身革命,只留下妻子在家照顾病魔缠身的老父亲,直到若干年后老父去世,这位独子也未与其见上一面。

  其二:关于梅白主张和支持荆门农民分田到户的问题。梅白于1960年5月到任,此时,荆门已出现饿死人的惨象。梅白首先据实向省委报告,调来一批救济粮以解燃眉之急,然后再一头扎进农民堆里调研,倾听农民呼声,主张和支持农民分田到户以彻底解决农民饿饭问题。为此与中央农村工作组发生了强烈抵抗,梅白“犯了路线错误”,被立即开除党籍和工作籍,下派到浠水县当社员。28年后,安徽凤阳县小岗村农民分田到户大包干却成了全国农村改革先锋,以正面典型写进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史。转了一圈,中国农村体制又回到梅白“犯了路线错误”时的那个圆点。由此说来,梅白也是一个探路者,只是时间过早而已。

  其三:关于梅白是湖北反革命黑笔杆子的问题。1950年代中至末期,中共湖北省委成立“龚同文”集体写作小组,结合党的政策,旗帜鲜明地以杂文形式讨伐时代不良现象,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影响,这些文章大多出自梅白之手。梅白写文章又好又快是其最突出印象,他当年代表省委为《湖北日报》写社论,立等可取,许多人亲眼所见。梅白是一个天才演说家,没有读过大学的人却成了省城最高学府——武汉大学的兼职教授。他空手上台演说几个小时无原话,而且条理清晰、逻辑性强,语言丰富风趣,所有人都爱听。他演说时口若悬河,两个嘴角挂满泡沫,又以手势助说话,把十分深奥的革命道理通俗易懂地演绎出来,极具启发性和鼓动性,台下听众不仅是工人、农民、士兵、市民群众,便是大学师生,总是给予暴风雨般的掌声。然而,文才惹祸,言多必失,中,梅白被打成反革命,莫须有的罪名是“湖北的黑笔杆子”——“龚同文写作组”的主笔,于1968年投入秦城监狱坐牢八年整,直到1976年平反回到《湖北日报》驻黄冈记者站离休,享受高干待遇。

  其四:关于被王任重著文痛批的问题。晚年,梅白党籍尚未恢复,心里着急。他在回忆录里反复写到他与毛主席诗词交往,并说他为毛主席改过《七律·到韶山》,当头一句“别梦依稀咒逝川”,原诗“咒”为“哭”,被梅改了半个字,即将“哭”字下面的“犬”字改为“几”字,由哭到咒,诗意大变。毛主席说改得好,还风趣地称其为“半字之师”。这故事有或无,很难说,因为当时毛主席已逝世十多年了,除了毛主席外,谁能说得清楚?梅白为什么要写这通天大事?是不是想借伟人威望早日恢复其党籍,不得而知,只是后人从其著文或与人交谈中,反复念叨到此事,主观推测而已。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王任重认为梅文中多有失真之处,著文将其批得狗血淋头。王文发表在《春秋》杂志1989年第1期上,标题为《满篇谎言——评梅白的〈的几次湖北之行〉》。王文刊出后,梅白没有反驳。批评他的正是他昔时的老领导,还有什么说的?直到1992年病逝时党籍仍未恢复,一代文豪就这样带着无限遗憾离开了人世。

  废弃的梅白故居宅基地,梅花屋群众却不动它一锹一土,让它年年月月芳草萋萋静静地放在那里。今日的梅花屋村已摆脱贫困,和全国人民一起走上了致富的康庄大道。在美丽乡村建设中,梅花屋全体村民把村里的田林渠路和屋场治理得井井有条,如同画儿一般,成了远近闻名的一道亮丽风景线。这是梅白当年革命的初衷,梅白在天之灵若看到人间尤其是故乡的这一现实,当应含笑。

  作者简介:石雪峰,资深记者、黄梅县作家协会顾问、黄梅县政协退休干部、黄梅县老促会办公室主任。